四川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现有9人在院隔离治疗


说到底,这不是生意,而是一种合作。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防疫大局”,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曾被纪检部门痛批为“金钱的奴隶”的浙江厅官陈祥荣近日获刑。

数据显示,2010年—2019年,在已查明火因的森林草原火灾中,由人为原因引发的占97%以上,其中祭祀用火、农事用火、野外吸烟、炼山造林分列前4位,不少引发了重特大森林草原火灾,造成重大损失和严重不良影响。

在这个时候,政府相关部门在先期征用隔离酒店时,也该将服务质量与价格合理性等因素考虑进去;后期也应成为“博弈者”,为被隔离人员争取一个优质的隔离环境和公道的价格,而不是任由酒店“狮子大开口”。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减轻民众的抵触和逃避情绪,保证隔离政策顺利进行。毕竟,动辄近万元的隔离花费,对很多家庭来说并非小数目。

在相关视频报道中,当事人称,隔离酒店不仅收费高,而且饭菜量小吃不饱,点酒店外卖价格又很高。而被隔离的不仅是留学生,还有一些家长,经济并不宽裕。对此,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表示,目前正联合市监局出台酒店物价政策。

去年4月,浙江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浙江省台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祥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此外,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不只是费用,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馒头发霉、床单不换等问题,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

森林消防员参与榆社火灾扑救。图片来源: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

国家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就近期森林火灾多发情况向各地发出的通报指出,近期火灾的发生,虽有极端天气事件增多等客观因素,但绝大多数是人为原因引发,暴露出一些地方存在防灭火意识不强、防火责任不落实、隐患排查不到位、源头防控不严格、扑火准备不充分等问题;也反映出一些地方扑火处置不及时、组织指挥不力,没有做到打早打小打了,使小火酿成大灾,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

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而最终“受伤”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

在疫情期间,类似的“高昂隔离费”事件并不少见。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但总体来看,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